全国老年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69|回复: 9

[原创] 恩怨(小说) 作者:山野绿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6 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山野绿风 于 2017-9-16 05:14 编辑



      秋阳总经理飞到S城已经一周了,就要打马回山的前一天上午,他决定安安静静的休息一天。有点劳累的他,被这几天的酒会灌得晕头涨脑。男人的阿谀奉承、女人献媚讨好、上司的宣扬吹捧,使他一切都感到木然了。“砰!砰!砰!”;“秋总,我小张”听到是秘书的声音,秋总心中一颤,莫非又是谁来找他吃请,他懒洋洋地从床上起来把门打开:“又什么事?”“不,秋总,没什么,我想请会儿假去看看这儿的花汇,说是咱家乡人办的呢,蜚声西南啊!”“是吗?”秋总听到是家乡人办的仿佛也十分感兴趣,尤其他近两年工作顺达,生意亨通,对养花也有了那么一点兴致,“走,我也去看看!”
    穿过望海路,绕过峰岚阁,老远就看见那个耀眼的广告牌“春雨,给你多彩的享受!”秋阳心中不禁为之一振,秘书小张仿佛看懂了什么,但是她晃着头,心中肯定地说:纯属偶合!走近大厅,春雨花汇有限公司几个大字是谁的笔体,柔中带刚,落落大方,秋阳仿佛感到在哪儿见过。进了花汇展厅,看见一个衣着笔挺的中年女士正笑容可掬的欢迎着南来北往的宾客。这时秋阳和小张一下子怔住了!是她,就是她,夏春雨,夏总!秋阳有些木呆了,他眼里满是泪,仿佛一切他都明白了。秘书小张走上前去,被一个工作人员拦住,“对不起,总经理规定这个时间不会见任何客人。”这时候那位端然而立的总经理也看到了眼前的一切,身边的工作人员根据她的示意,把秋总与小张领进了贵宾室。
   此时的秋阳,仿佛排山倒海的大浪撞击他的心胸,他似乎轻而易举的解开了岁月留给他的那道难解的人生方程——
秋阳与夏春雨曾是同乡,那时候人们把夏春雨叫春儿。秋阳的父亲是“下放户”;春儿的父亲是大队书记。秋阳与春儿是同班的同学,又是同桌的你我。放学后总是一起做作业,一起游戏,是十分要好的小伙伴。夏书记有一次与秋阳的父亲半真半假的说:“我这丫头将来就给你当儿媳妇吧!”秋阳的父亲说“那可是求之不得!”正在另个屋里做作业两个的孩子,听了,不谙世事的相互伸了伸舌头。
    在那个狂热的年代,这边远的小山村也被万能的政治烧得通红。十里八村的人,不,应该说是全县城的人都知道春儿的父亲夏书记是当年一个很幸运的庄稼人。他曾经光荣的作为二十年国庆的观礼代表登上了观礼台,走进了中南海。其实秋阳与春儿两家的故事,就是从这件事上拐了个弯儿。夏书记从京城回村后的村民大会上,除传达了最新指示外,还说了一件使之异常兴奋的事儿,他说:“父老乡亲们,这回我进中南海,带回了宝贝!我们天天说‘红心向着党’、‘葵花儿向太阳’、‘我们永远忠于毛主席!’,今天,我从中南海警卫战士那儿带回了几颗葵花籽,几颗?就七颗,不容易啊,我跟人家好说好商量多要了两颗,我们五个队,每队一颗,还有咱们的县、社两级革命委员会各一颗,这可与咱们自己队里的葵花籽儿不一样,这是红太阳升起的地方带来的,到了明年、后年、多少年以后让中南海的葵花开遍全村、全公社、全县……现在,这葵花籽还不能给你们,等我从县里、公社请示回来再说。”万万没有想到,那天晚上开完会,夏书记不小心把那葵花籽的小包包丢了。夜深了,他还拿着气灯在路上找来找去、第二天早晨又有人看见他在路上徘徊。人们问他在做什么,他哪里敢说呀,这可是个重大原则问题,他若无其事的说:“从北京回来心总是那样激动,睡不着啊,出来走走。”许多人心里也明白个八九,就是犯忌讳不敢深问。从书记额头上那又黑又紫的一个个新罐子印儿上可得知,老人上的火不小。那小包掉哪儿了呢?秋天风好大好大,真是说不上刮到哪儿了。大家都知道一、两天书记就要到上面去传达观礼的盛况,那葵花籽没有了怎么能行!善良的人们都为自己的书记捏把汗。说这件事,最清楚底细的还是秋阳他们家,他们家与夏书记家一壁之隔,都是下放户的房子。因为夏书记整天忙着村里的事,那年夏天他那破房子被大雨浇塌了,好歹没伤着人,公社领导劝他先在下放户的空房里住几个月。下放户的房子,是秫秸抹泥的间壁墙,不隔音。老乡说放个屁也得掰着屁股,免得把邻居吓着。夏书记家的事,秋阳父亲早听个一清二楚,这个好心的中年人,与夏书记关系亲如手足,夏书记的这件事也让他夜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也到路上寻来找去,但是始终没见踪影。又一天早晨,他来到夏书记家,大病不起的夏书记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秋阳的父亲小声对夏书记说:“我说书记啊,你太粗心了,怎么把它掉了呀,”说着掏出了那个小包包,卧病不起的夏书记眼睛一亮,抱着秋阳的父亲哭了起来:“兄弟呀你可救了哥哥的命呀……”夏书记接过那小包包,小心翼翼地打开:“一、二、三、四、五、六、七”轻轻地数了一遍,又轻轻的包上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接着又用手摸了摸,好象怕它再飞走似的,看到这一切春儿妈和春儿都掉泪了,春儿妈妈说了声“谢谢”,就递给夏书记一个别针,说:“这回可得收好啊!”
    又有谁能想到好心却没得好报。事隔不久,村上李寡妇在自家的柴垛下捡到了一个小包包,打开一看是七颗葵花籽,她根据道听途说的一切,好象明白了什么,她想起她儿子滥砍盗伐被夏书记罚款那件事,就不气不打一处来,立即把这个小包包交到了公社。冠于“对毛主席不忠”的罪名,于是夏书记被专政了,秋阳的爸爸也被专政了。也许是耐不住那非专政组织专政的折磨,夏书记把一切责任推给了秋阳的爸爸:说他偷了他的葵花籽,又弄虚作假,把真的扔掉了,主要是对党的下放政策有反感,有意破坏“三忠于”。秋阳的父亲在逼供信中不认罪、不低头、只是承认为朋友解忧,并没有别的想法。于是轮番的审讯,不断的殴打,终于使这个硬汉子心脏病复发,告别了人世。

评分

5

查看全部评分

这里是中老年人的精神乐园
 楼主| 发表于 2017-9-16 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年后,落实了政策,秋阳母子回城了。
夏书记得了肺癌,临终前把春儿叫到身边哭着说:“孩子,你爹对你夏叔叔是恩将仇报啊,是我把朋友变成了冤家,我该死呀,爹欠的这个情你与娘要替爹还上啊!”
    真是不巧不成书。世上的事怎么那样怪,春儿在考入省轻工大学报到那一天,遇上了也来报道的秋阳。春儿与他打招呼,并伸过手去,却遭到一个十分窘迫的“闭门羹”。在校的四年里,春儿不知道多少次主动接触秋阳,都遭到十分难堪的不冷不热。是啊,这“杀父之仇”的鸿沟,有谁能填得平?
   是因为都是山里的孩子吗?是因为喝一口井的水长大的吗?怎么有共同的性格和共同志向,都报考了一所大学。大学毕业不久,他们分别在省城办起了同样的两个公司:“秋阳布艺公司”、“春雨布艺公司”。真是冤家路窄,竞争使两个公司效益此起彼伏。由于春儿后来又读了美术大学工艺美术专业的函授班,对布艺的设计,尤其是一条龙系列生产有了新的探索,没有两年,春雨布艺公司已经占领了省内,国内市场,并逐渐与国际市场接轨。秋阳,此时又气又恨,难道你们要满门抄斩,我父亲死在你们手里,现在又要对我下手?
    几次交易会上,春儿要主动与秋阳谈谈,秋阳都不屑理睬,那高傲的样子使春儿十分难堪。“秋总,我们谈谈有什么不好,交流一下,取长补短,难道我是老虎能吃了你不成?”“不要说那些,有虎爹就有虎子,我父亲叫老虎怎么吃的,我不是不知道!”春儿一时不知道说什么,眼里噙满了泪水。还有一次,春雨公司的策划部主任,敲开了秋阳总经理的门,把一大迭图纸递了过去,这是我们夏总要我送给你的我们公司新产品的图纸。“什么,拿回去!你告诉她,市场不相信同情,不相信善良,走!”
    秋阳公司,一天天衰败下来,积压的产品堆满了库房,生产线几乎停了三分之一,四分之一的职工下冈,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地。就是这时候,春雨公司发出拍卖告示,说春雨公司夏总被美国一家跨国公司聘为副总裁。“天助我也!”秋阳显现出从来没有过的兴奋。把秘书小张喊来:“你去,到拍卖会,多少钱都买过来!”想象不到张秘书马到成功,只是一个必须的条件:春雨的员工在效益不下降的情况下要保留,他们的策划部经理必须要保留原来的职位不变。这个奇怪得不成条件的条件,张秘书立即拍板同意。春雨公司以五千万拍卖给了秋阳公司,工人抱着春儿流着泪依依不舍,那深情,着实让人感动。
    春儿要走了,她用自己的钱宴请了全公司职工,做了最后一次讲话,她深深的鞠了一躬说:“我谢谢大家,这些年来对我的支持,我最后给大家发一次奖金,大家买点东西做个纪念吧,临别我只有一个要求,大家今后要努力让公司办得更好,我期待着你们的好消息。拜托了——”这些年来,没有见过夏总经理留过半滴眼泪的职工们,此时看见,他们的总经理已经泪流满面。
   春儿走了,悄悄地走了。她走后,秋阳公司计财处的处长向秋阳总经理报告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他们转给春儿个人帐户上的五千万,退回了四千万,而春儿的个人帐户也已经消掉了。
   秋阳总经理,坐在贵宾室里,回想着这一切,眼圈红了。春儿,一个女人呀,怎么有那么宽阔的胸怀!你说去美国,这谎言完全是为了给我一块驰骋的天地,完全是为了挽救我濒临破败的企业;你把那策划部经理留下,就是他那过人的企业策划才使我的企业死而复生逐渐发展,如日中天;你把那四千万退了回来做为我的流动资金,才使我的企业扩大了再生产,才会有辉煌的今天。你在宴请全公司职工大会上对全体职工的拜托,究竟是为了什么,只有我心里最明白!门开了,春儿走了进来,她笑着握住秋阳的手,两人眼里都是泪,秘书小张见到这情景似懂非懂的退了出去。秋阳说:“你不该说谎”;春儿说:“是谎言让我们重归于好”;“回去吧,我们为了事业还都是孑身一人”;“一人,有什么不好,不回去了,每天有这么些美丽的鲜花陪伴着我,不感到寂寞”;“不,一定回去,我等着你……”
    两只手握得紧紧的,两人的眼睛里都涌出了热泪,春雨说:“这世界是太小呢,还是冤家路窄呢,真想不到我们又相遇了!”;“路窄好啊,路宽怎么能遇到一起呢?”;“不,我说错了,我们才不是冤家呢!要是,那就是怨家路宽,我们今后的路,那么宽广……”“是啊,未来真好……”两人情不自禁的拥抱在一起……

评分

8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9-16 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山野绿风 发表于 2017-9-16 05:13
一年后,落实了政策,秋阳母子回城了。
夏书记得了肺癌,临终前把春儿叫到身边哭着说:“孩子,你爹对 ...

写的太好了 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的完美结合,后代人终于走出了那个年代的荒唐。“相逢一抱泯恩仇”为你点赞!
发表于 2017-9-16 0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孺子牛 于 2017-9-16 07:11 编辑
山野绿风 发表于 2017-9-16 05:13
一年后,落实了政策,秋阳母子回城了。
夏书记得了肺癌,临终前把春儿叫到身边哭着说:“孩子,你爹对 ...

      对山野绿风老师的这篇小小说,我读了几遍。粗浅的感觉是:写作很用心。故事情节简单。浓墨重彩渲染的不仅仅是两代恩怨与男女爱情,更是歌颂了宽宏、谅解、与时俱进的美德。特别是小说的前半部,围绕那袋葵花籽发生的荒唐政治闹剧让人有似曾相识之感,继而发出苦涩的叹、笑。写得很有趣。      略显不足的是:对故事发展过程的交代略显仓促。女方以公司“相赠”以赎前愆或博取爱情的方式,似乎也略有微瑕。拍卖、兼并、转让或其他重组方式等,操作中会有很大的区别。在文艺作品中如果应用得当会对故事情节的发展有很好的帮助。哈哈,恕我直率哟。

   
发表于 2017-9-16 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山野绿风老师的小说,两代恩怨与男女爱情故事,写得好,在那个特定的历史年代,前辈人的犯错,造成了秋阳与春雨的的心里隔阂,通过春雨的努力,终于替父亲还清了这份情,最后相逢一抱泯恩仇,故事引人入胜,回味无穷,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7-9-16 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山野绿风 发表于 2017-9-16 05:13
一年后,落实了政策,秋阳母子回城了。
夏书记得了肺癌,临终前把春儿叫到身边哭着说:“孩子,你爹对 ...

故事跨度大,把两个人的恩与怨,直至最后的结果,安排很恰当,好文。
发表于 2017-9-16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山野绿风 发表于 2017-9-16 05:13
一年后,落实了政策,秋阳母子回城了。
夏书记得了肺癌,临终前把春儿叫到身边哭着说:“孩子,你爹对 ...

两代人的恩恩怨怨,写得真好。在那个年代,类似“葵花籽”事件时有发生。
发表于 2017-9-16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人心中若是充满善念,即使听到某人做了不好的事,一定会想或许传闻错误,或许其人有不得已的苦衷。即使他真的做出愚昧错误的事来,也十分可悲,应使他快快觉悟自己所犯的错误。
反之,一个人如果对人充满了嫉妒、憎恨之情,骄慢自大,那么,他听到别人做了好事,只会怀疑和嫉妒;听到他人做了坏事,倒是十分相信。这种人的心中只有恨意,而无生机。
郑板桥曾说:“以人为可爱,而我亦可爱矣;以人为可恶而我矣可恶矣。东坡一生觉得世上没有不好的人,最是他的好处。”以何种心境面对世界,你就活在何种世界。

发表于 2017-9-17 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山野绿风 发表于 2017-9-16 05:13
一年后,落实了政策,秋阳母子回城了。
夏书记得了肺癌,临终前把春儿叫到身边哭着说:“孩子,你爹对 ...

   拜读了您的小说,写的真好,引人入胜!祝秋安!
发表于 2017-9-17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写得巧妙引人入胜,拜读了。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全国老年网 ( 湘ICP备17006293号

GMT+8, 2017-12-17 14:41 , Processed in 0.10422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