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老年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27|回复: 11

[原创] 《在路上》作者:半溪明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3 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网上接到“影子”的通知,明天有车来接我,一起去“荷塘月色”看荷花。让我在路口等,约定三点到。我站在路口翘首眺望,生怕错过了来接我的车子。来往车流如织,不知道来接我的车子是什么样的。    我是车盲,我对车子的认识很简单。小车分两种,一是出租车,一是私家车。在我面前停下的车就是来接我的。我在路口戳着,只要经过,不会看不到我。果真,很快一辆黑色铮亮的小车在我面前停下了。玻璃是黑色不透明的,当我笑着迎上去时,车窗打开了。一个带着墨镜的男士伸出手来示意。我想,怎么是个男的?影子说是以前厂里的女同事,而且我认识。
   “这条路是日晷路吗?”

   “是。”
   “谢了。”小车一溜烟的开走了。留我一人傻乎乎的在马路上站着。怕影响交通,我又回到原位继续做着路标。
   几分钟后,随着影子的大叫声,一辆银灰色小车在我面前嘎然而止。她们终于来了。一看开车的还真认识。车子启动后,影子在前面兴奋的说这说那,但是我却不敢开口,只是,嗯,啊,的应着。因为车内那熟悉的,曾让我狼狈的呕吐多次的味道,再次强烈的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小心翼翼的挺直身体,尽量离开车椅抖动的靠背。放缓呼吸。中午吃的那一碗冷粥,在胃里蠢蠢欲动,但我强忍着,不能让它出来,我还要靠它养分维持倒晚上呢。不能浪费在对过两个人身上。
   我尽量让自己的注意力分散在她们聊天的内容上。从娄门到相城区,路不是很远,应该很快就会到。可是从她们两人的聊天里,我发现她们都不认识路。开车的是根本不认识,影子只知道荷塘月色在太阳路,至于怎么走,她也不知道。车子上了城北公路。    小时候我常骑车到陆墓(相城区的前身)去,知道应该朝北走,可是我们的车向北开了不久就转弯,一直向西开去。我想说方向错了,但是不敢说,因为影子一定会说:你是路盲,你的意见不予考虑。罢罢,随她门把我带到天涯海角吧。影子还很得意说:“什么时候我有车了,带你出去玩。”

   我说:“好的,不过我要带上三天的干粮。”
   “为什么?”
   “我打算你在路上绕三天找不到目的地,这样我不至于饿死。”
   这时远处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塔。苏州的塔很多,有的叫的出名,有的叫不出。随着距离的靠近,我越看越熟悉,斜斜的塔身,那不是虎丘塔吗?很多年没去了,怎么变成这样了,在记忆中的虎丘塔,很干净,这个塔就像是落了一层炭黑一样,有点丑陋。再此之前一直和朋友说想去虎丘看看,现在看见这塔,都想打消念头了。车子绕虎丘转了个圈,又重新向东开去。在她们的不停的讨论和商议中,车子终于开上了太阳路。我们一直向东开去,荷塘月色却一直迟迟不肯露面。这时看见转弯口树阴下有个辅警正翘着二郎腿躺在躺椅上,开车的同事让影子去问路。从辅警的手势,知道我们走反了。赶紧掉转车头往西开去。
   荷塘月色的大门终于出现了。此时是下午4.30.(公园5:00关门,4:30停止卖票)


评分

9

查看全部评分

这里是中老年人的精神乐园
发表于 2017-9-13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阅读半溪明月版主写的东西,有一种亲切感,像我自己也身临其境了一样;除了亲切感,还有一种幽默感,阅读文章的过程中,让人忍俊不禁。

      虽然还在路上,明明交代了还没进门,仍然想看到究竟是进了门还是没进门?悬念哦!并且,心中希望是进了门!

发表于 2017-9-13 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半溪明月版主写的贴子,确受感受到舒适。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